天才一秒记住【云天书院】地址:yuntian1.com

考完后工作人员将试卷收好封袋离开,暂时还没有后续。而雅德私立一年一度的艺术节又将开始筹备,每个班都要准备一个节目。

“宋姐你真的不上?”文艺委员苦口婆心问道。

“你是想让我上去做广播体操还是跳广场舞。”宋知玉耷拉着眼皮反问。

文艺文员想象了一下,觉得有她这张脸在,做广播体操也很有看头。宋知玉一眼看穿她的心思,转身双手搭在她的肩上,艳冶的脸正对着她。

文艺委员:这是为了逃避节目想要□□她吗?[脸红心跳.jpg]

然后她就感觉自己身体被转了过去。

“其实你忽略了一个人,容霄肯定有才艺!”宋知玉毫不犹豫卖掉了容霄,死道友不死贫道。

文艺委员的确忽略了他,他转来后在班级里存在感也不低,毕竟长得像从古典油画上走出来似的,谁经过都忍不住多瞟两眼,但谁都没有和他有深交。大抵因为宋姐虽看起来冷艳高贵,但自有一股大姐大的豪气,而他则温润中透着疏离与贵气,让人难以接近。

“容同学,你有什么可以在艺术节上表演的吗?”来都来了,不如问问,文艺委员开门见山问道。

一旁看戏的容霄猝不及防被拉入战局,他在宋知玉充满希望与鼓励的眼神下迟疑道:“……我会弹钢琴。”

文艺委员眼睛一亮,没有想到在这个所有人都推脱的世道里,还有人愿意挺身而出,解救她于水火!迫不及待一锤定音:“好的,就你了!”

有了一个节目她就可以交差了,本来她还想如果没有人愿意主动出节目,她就全班一个都不放过,编一个全班每个人都来参加的节目,现在她可以美美休息了。

宋知玉没想到他真能上才艺,也松了口气,不用跳广播体操了,右手握拳敲敲胸口朝他的付出献出敬意,“靠你了bro!”

容霄眨眨眼笑得温柔,“既然你举荐的我,那为了上台不丢脸,就陪我练习吧。”

*

宋知玉陪容霄练琴那真的只能起到一个摆设的作用。

午后的琴房,白色绸纱随着风荡起,露出窗外枫红的树叶,阳光正好。深色木质地板中央摆着一架钢琴,擦拭得干净发亮,黑色的琴盖倒映出模糊的人影。

少年坐在钢琴前,黑发被风微微撩动,虽不知道水平如何,但看架势有模有样的,这一幕拍下来能配文钢琴小王子。

宋知玉搬着凳子坐在他旁边,听见他问:“你想听什么?”

怎么一上来还考人啊?宋知玉大脑飞速旋转总算找出一个,“贝多芬月光奏鸣曲?”看柯南知道的,不知道他会不会弹。

少年怔了一下,抬起手按下琴键,如月光般朦胧忧伤的曲调就从指尖流泻而出。

很好听,但是好长啊。宋知玉无法领会乐曲的情感,听得有些昏昏欲睡,忽然激进的重音让她浑身一震,睁大惺忪的眼睛,少年修长的手指在琴键上快速跃动,激昂而强烈的旋律撞入耳膜中。

宋知玉抬头,不知何时琴房的窗户边密密麻麻挤满了脑袋。

宋知玉:好多人啊。

不过看reaction,容霄的钢琴水平应该还不错。

演奏结束,宋知玉啪啪鼓掌,“小容同学,有了你,我们班的节目稳了!”

“要不要也试一下?”容霄往旁边挪了挪,发出邀请。

宋知玉坐上去正色道:“我会弹掀起你的头盖骨。”

容霄:?

她摆出架势,用她漂亮修长的手指开始戳琴键,配上嘴里哼歌“掀起你的头盖骨,让我看看你的脑,你的大脑蠢又笨啊……”

戳完一曲,十分骄傲,转过头看见容霄眼中含着笑,专注地看着她。

感觉他的眼神不太对劲,有点像妈妈看调皮宝宝的宠溺。

宋知玉:感觉辈分错了。

系统:……

宋知玉不满地伸出手挡住他的视线,“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容霄一怔,她发现什么了吗?是在表达不满?还未来得及进一步试探,门就被狂放地推开,发出轰隆的碰撞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惹到我你算是惹到哑巴了》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极品嫂子

极品嫂子

李清狂
☆☆☆本书简介☆☆☆哥哥走了,留下一个漂亮的嫂子,这个嫂子美得真是人间尤物!...…
其他全本287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