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云天书院】地址:yuntian1.com

梵天老眉微皱,露出担忧之色。

“因陀罗现在苦修,毗湿奴恐怕要着急了!”

“这是为什么?”

娑罗室伐底女神歪着头,明眸之中闪过一丝疑惑。

毗湿奴乃是三相神之一的护世神,就算是天帝苦修,和毗湿奴也没什么关系啊。

梵天摇了摇头,对着自己的妻子眨了眨眼,眼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

“你不要忘了敝衣仙人的诅咒!”

梵天道。

经过梵天的一句话提点,身为智慧女神的娑罗室伐底立刻明白了其中的诀窍。

她于梵天界中,望向三界之下的乳海。

果然那承载世界的蛇床之上,毗湿奴的身边已然失去了一道身影。

“我明白了,他的妻子拉克什米是财富女神、吉祥天女,敝衣仙人诅咒众神失去财富和奢华,作为财富的象征,拉克什米也从毗湿奴身边消失了。”

娑罗室伐底女神抱着凤头琴,恍然大悟。

梵天点了点头。

“三相神不能随意降临,否则会引起世界波动,这有悖于护世神之责,要有一定的因果他才能动身,这就需要天帝因陀罗还有众神去请他,可现在天帝却在苦修……”

“毗湿奴应该很苦恼吧!”

梵天嘴角微翘道。

“夫君,为什么我觉得你在幸灾乐祸。”

娑罗室伐底女神美眸微动,侧首望着梵天,轻轻一笑。

“我不是,我没有,你看错了!”

梵天转过头,眼珠转动,眼神闪躲,嘟囔道。

……

无穷无尽的乳海之上。

这是万物之海,一切的源头,是世界的基底,三界都在乳海之上。

千首蛇王舍沙弯曲成盘,巨大的身躯长达亿**,绵延不尽,作为蛇床,承载着护世神毗湿奴。

此时,千首蛇王舍沙慌张地吐着舌信,尾巴无措地掀起滔天大浪,一千个脑袋望向了自己的上主毗湿奴。

“上主,主母怎么突然消失了?”

舍沙问道。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辉煌岁月》《都市之无上真仙》《我想活命,拒绝天后倒追有什么错》《超神天才系统》《百炼飞升录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折君

折君

素染芳华
柳渔长相娇艳,生就一副媚骨,前世被狠心爹娘卖入青楼,于出阁夜一头碰死在扬州城最奢华的销金窟里。再睁眼时,重回十五岁那年,被爹娘卖给牙婆的前一个月。重生回来,迫在眉睫只一件事。一月之内为自己寻一个好夫君,脱离柳家,避开前世被卖的命运。她卷了能拿出手的所有银钱,敲开了长丰镇媒婆的院门,才出媒婆家门,转身就遇一少年,媒婆低声与她道:“陆丰布铺东家的三子陆承骁。”柳渔懂了,三号目标。.陆承骁近来几番偶遇一
其他全本128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听说我喜欢你?

听说我喜欢你?

柚子多肉
徐铭座和宋晚晚结下梁子后,圈内忽然盛传徐铭座喜欢她的谣言,不知情者信以为真,知情者也半信半疑。好友来问他:你不会真的喜欢上她了吧?徐铭座咬牙:我有这么贱?好友又问:那如果有一天你和她两个人流落荒岛……徐铭座:我还有手。好友:我只是问如果需要合作才能离开,你愿不愿意合作,你想哪去了?徐铭座:……男主是帅狗,又帅又狗。下一本写姐弟恋~感兴趣可以戳戳收藏嗷。文案:一开始张挽宁问季星野:“做我的小狗可以吗
其他全本41万字
绕床弄青梅

绕床弄青梅

洛阳bibi
夏乐乐和祝好从小一起长大,住在一个大院,上的同一所学校,钻过同一个被窝,一直到高三那年她没绷住给祝好递了封情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其他全本40万字
偏要勉强

偏要勉强

迟小椰
纯情小狼狗为爱黑化诱捕大美人老婆腹黑又深情小狼狗攻×自持又心软大美人受因同框旧照,楚珉被网友拉郎组CP,好巧不巧,另一方是六年前被他追来又甩掉的年下男友贺闻逍。接着,他又好巧不巧和贺闻逍进了同个剧组…再见贺闻逍,对方像变了个人,冷淡的目光直接从他头顶略过,和曾经那个狗狗般的纯情男大学生相去甚远。贺闻逍大概不记得他了。楚珉是这样以为的。直到几小时后,贺闻逍将发烧的他堵在酒店浴室,一脸玩味地对他说:“
其他全本31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