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热……

泽田熏翻了个身,顺势踢开了被子,露出白白的小肚皮,还用手挠了挠。

少顷,一只冰凉的手探出,瞧着比泽田熏的手还要小上一些,任劳任怨地替她拉起被子盖好,动作很熟练,显然在这短短的几个时辰内已经做了许多次。

但这一次似乎有所不同,只见床上熟睡着的幼崽眼皮子动了动,就要醒来,一阵微风吹过,床下帮忙的小家伙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泽田熏睁开眼,先是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又拍了拍脸,眼睛一亮。

她不难受了,可以不用再喝苦得要死的药了!

“鹤丸!你看,”我好了欸,“……鹤丸?”

没有回答。

她此刻才后知后觉自己身处的陌生环境,她掀开粗糙的麻被,四处张望。房间的主人显然家境并不算好,屋里到处透着朴素和简陋的痕迹,尽管如此,床边和窗户上还是悬挂着木编或草编的小动物,为这个小小的房间增添了不少亮色。

简单却温馨,但不是泽田熏有记忆的任何地方。

没有熟悉的大人,又一次离开了渐渐熟悉起来的场所,泪水一点点在眼眶里蓄积,先是细微的啜泣,而后泽田熏忍不住,不顾一切地放声纵哭。

里屋里小孩嚎啕的哭嚎终于引起了屋外工作的两位老人的注意,他们掀开草帘,担忧地快步走向那张不大的木床。

老妇人心疼地抱起女童,边拍边哄道:“乖乖,不哭了乖乖,奶奶在、奶奶在……”

泽田熏揪着老妇人的袖子,在她富有节奏的轻拍和熟悉的动作中,慢慢停下了大哭,只偶尔漏出几声泣音。她的小脸哭得通红,瞧着十分可怜。

她委屈巴巴地靠着老妇人,细声细气地问:“我这是在哪里呀?”

老妇人慈祥地对她说:“这里是藤野之森,小乖乖,你还记不记得自己以前住在什么地方,父母在哪里呢?”

她和她的老伴讨论了一下,这个孩子突然出现在他们的房前,就像守护森林的神灵特意送来的一样。但如果有可能,他们还是希望把这位孩子送还给她的父母。

藤野之森,没听说过,这是哪里?

泽田熏懵懵懂懂地咬着指甲,说:“我之前住在一个很大很大的屋子里,鹤丸说那叫本丸,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去,小狐狸也不在,它应该会来找我的……”她记得狐之助说的,她签了什么契约,他们已经绑定在一起了。

她突然泄了气,“至于爹爹和娘亲,他们应该不在这个世界叭。”

夫妻俩显然是误会了。

他们彼此看了看,老妇人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问:“那小姑娘,你愿不愿意先暂时在我们这里住下?”

她和她的爱人,的确都非常喜欢孩子。

泽田熏歪歪脑袋,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夫妻俩紧张地看着她。

她一下就笑了,响亮地亲了老妇人的侧脸一口,甜蜜蜜地说:“我才要谢谢奶奶和爷爷愿意收留我!”直把后者高兴得合不拢嘴。

老妇人麻利收拾出自己女儿年幼时穿过的衣物,给明显衣着不合身的泽田熏换上,再把她换下的衣服好好收起。紧接着,她又用一双巧手打理了泽田熏睡得乱糟糟的头发,帮她扎了两个漂亮的小辫。

这一收拾,本就长得玉雪可爱的泽田熏被打扮得更加漂亮,像个生活在森林里的小小精灵,充满着蓬勃的生命力。

衣服其实有点磨到她娇嫩的皮肤,但泽田熏摸着新扎的小揪揪,只高高兴兴地说:“谢谢奶奶,我好喜欢!”

之前太宰试图给她扎过头发,但把她弄得好疼,她就再也不要别人给她扎了,太宰,不会装会,坏!

哐当!

泽田熏看了眼老奶奶笑呵呵的脸,摸了摸耳朵,奇怪,是她听错了吗?

她在这里生活了几天,总是能听到屋内奇怪的声响,但一问爷爷奶奶,却发现只有她一个人能听到,慢慢地,也就习惯不将其当作一回事。

普通的一个下午,泽田熏搬着小板凳坐在小木屋的门口,望着门前波光粼粼的小池塘发呆。

她在思考一件很严肃的事:她要怎么做,才能让一把刀变成一个人呢?

没有人教过她呀。

泽田熏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原来一把刀真的可以变成人啊,她还以为大家都在玩reborn叔叔超喜欢的cosplay游戏呢。现在,似乎只有她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不会变成刀的也没有酷炫异能的人类。

好伤心。

此时在不远处围观幼崽发呆的妖怪们窃窃私语。

“她是不是不高兴?那两个人类是不是也不知道怎么养她?”

“听城里的大妖怪说,人类不高兴就会被养死的!”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山海八荒录》《掌教真人言出法随》《随时穿越明末》【墨墨中文网】《这些妖女不对劲

云天书院【yuntian1.com】第一时间更新《[综漫]Mafia小公主异界大冒险》最新章节。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九章吉

九章吉

明月珰
公主之女长孙吉。喝茶只喝一年产几斤的大红袍。穿衣不能带刺绣,内衣必须要云棉,鞋上必须缀宝石。住在京城四大名园之一的宁园。出行马车足有别人家堂屋大。虽然貌美,但实在身娇病弱。她娘亲晋阳公主毕生的心愿就是能把这个麻烦精女儿嫁出去。六元之才陆行。什么茶都喝,什么水都行。衣服常年磨损袖口。住在京城东阳坊,堂屋也就华宁县主的马车大。出行得去租赁马匹或者毛驴。虽然有才,但实在穷酸。他对自己未来的另一半要求很高
其他全本107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