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严身材好时誉是知道的,上次看了人后背的“美人沟”就期待人正面,眼下可如愿以偿。

块垒分明的肌肉,修长的身形,比例匀称刚刚好,一点不比模特差。

手痒,想画。

别的美术生不知道有没有这习惯,反正时誉看见美好的事物就有想立刻画下来的冲动。

视线继续在人身上肆无忌惮的扫来扫去。

他真是低估了顾严,太有料了。

这鼓起来的胸膛,像大理石般光滑莹泽,饱满又结实,好有弹性的感觉。

手又痒,想摸。

往下,腰线韧性又不失柔和,八块完美的腹肌平铺在腰腹,最后两块顺着人鱼线没入黑色泳裤,戛然而止。

等等……泳裤,黑色?!

该不会是刚刚让他选的那两条吧?

“同款,大两码。”顾严踩着台阶下了水。

又被读心了吗?大两个码了不起。

时誉装作没在意,转向看落地窗外的风景。

顾严没入池子的水荡了一荡。

时誉没来由的紧张,悄悄往旁边挪了一步。

房间里除了偶尔缭绕起来的雾气,滴滴答答的水流,再没有其他声响。

日头落得很快,山外青山的霞光眨眼间就只余下墨绿色的渐变。

“心情有没有好一点?”顾严往时誉转过身,水面褶出层层波纹。

时誉没看他:“我有心情不好吗?”

“心情好能睡一下午?”

时誉鼓了鼓腮帮子,没说话。

好一会儿,身边又没了动静,时誉偏头去看。

顾严手肘后撑在石阶上,仰面露出小半个胸膛,好似有些累,半闭了眼。哪怕此刻的放松状态,他也是端正的,像尊雕像,让人感觉稳重又可靠。

屋里的地灯在四周亮起,映衬着顾严流畅的五官轮廓,不得不承认,这人的脸也是极好看的。

脖颈上挂着水珠,喉结滚动,化成水渍顺着延展的肌肉线条滴落。

男性特征突出,顾严从里到外也不显羸弱。

喜欢男人的顾严,和男人在一起会是什么样子?也是这样一本正经,沉稳收敛吗?

时誉这几天把bl漫画看完了,又被邱小新热情主动的科普了不少知识。此刻的场景和那本abo设定的《强势标记》名场面有高度重合,不自觉的,就把漫画里主角的脸给替换成了顾严的。

深夜别墅的泳池里,ao两人交缠贴合,【顾严】从后方钳着对方纤细的脖颈,迫使下巴高高抬起,另一手掌按压在对方小腹,使其和自己严丝合缝。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假惺惺

假惺惺

刘水水
什么爱不爱的,听了想吐徐恪钦x郭啸薄情寡义美人攻x死心塌地壮受筒子楼里来了个任人欺负的傻子,徐恪钦让他往东,他不敢往西,让他走,他不敢跑,让他站,他不敢坐,让他在原地等,他就老老实实淋着大雨等徐恪钦回来傻子对徐恪钦的话言听计从傻子成了徐恪钦的小尾巴傻子费了好大劲儿才考上大学跟徐恪钦一个城市大学毕业,徐恪钦要去很远的地方,傻子问徐恪钦:真的要走吗?不能带他去吗?徐恪钦的态度一如既往的冷淡:不能攻比任
其他全本49万字
谍影凌云

谍影凌云

罗飞羽
一名后世的化妆师,穿越过去,吸收了两个人的记忆。追查日谍,捣毁无数日谍组织,抓捕一名又一名日谍的楚凌云,同时伪装成日本人,深入敌群,套取情报,周旋在日本高层之中。在那个动荡的年代,楚凌云用自己的机智和智慧,为祖国的烽火事业贡献着自己的力量,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
其他连载694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