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云天书院】地址:yuntian1.com

可青衣少年却不闪不避,反而挥剑迎上,霍霍剑光直击黑雾正心。

只听得半悬空一声爆响,黑雾如散烟尘,巨大的冲击力像波浪似的荡漾开来,少年不由自主地连退十余步,直到撞在傅长宵身上,才停了下来。

他顾不得伤势,一把抹下嘴角溢出的血迹涂在剑刃上,再次抬起了长剑。

须臾之间,金光耀耀,剑身又裹上了一层光芒,他的气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灰败。

少年二话不说,直接搏命!

在这间不容发的当儿,忽见轿门前一晃,原是壮汉又回到了原处。

他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大人,大人,小的愿意答应您的条件,还望大人成全。”

在他看来,不过是一截头发的小事,何至于为了虚头巴脑的愚孝之见打生打死。

轿内轻笑,“你倒识趣。”

少年刚要喝止,黑暗中忽的拂来一阵阴风,也就一眨眼的功夫,壮汉失去了踪影。

其余几人对视一眼,也瞬间有了决断,统统跪倒在轿门前祈求垂怜。

“罢了。”轿子内的声音不徐不疾,“既如此,倒也不好久留尔等。”

少年此刻目眦尽裂,张口骂道:

“你们疯了吗,居然去信鬼话!”

他真是恨不得拿剑劈开这群人的脑子,看看里面是不是全装的是脓包废草。

傅长宵怕眼前的热闹波及到自己,连忙稳住心神,猫着腰向后退走。

岂料少年剑锋横走,直逼轿子。

随即。

“嘭。”

一声巨响,少年被一道黑光击中,直冲傅长宵而来。

“靠!”傅长宵被撞得脚下一滑,跌在地上痛得脸色发白。

那少年便十分惊讶地扭过头来。

他飞快地扫量了傅长宵一眼。

见其鼻头翕动,脸上的惊讶顿时消失,一抹怒容随之扬起。

他粗暴地拽住傅长宵的手腕,拉起他呵斥道:“你这小子是不是嫌命太长,连鬼域都敢乱闯!”

傅长宵真是冤得白脸转绿!

他张着嘴又闭上,闭上又张开,反复几次后,终化为一声长叹。

“唉……”

他无奈地摇摇头。

有心解释吧,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正当他纠结时,那边的轿子又开始作妖。

他赶紧指着前方,示意少年回头去看。

只见那骄子,沿着轮廓放出一圈绿光。

顷刻间。

原本排着队的行人,突然面露狰狞,扭动着僵硬的肢体朝着少年围了过来。

他们前仆后继地往前冲。

少年当即从怀里掏出一把纸钱,往天上一抛,然后护着傅长宵一步一步往后退。

倒不是他不想跑,是还有几人被困在轿子处,还得想法子去救。

可当少年转动视线,意图寻人时。

被人群挡住的轿子那儿,却传来一阵欢天喜地的大笑。

那几人居然不知死活的与那轿中的声音做成了交易。

“完了完了……”

少年脸色骤变,咬牙又摸出一沓黄符往外撒了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呼魔印》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完全控制

完全控制

天望
林萧然出生于音乐世家,父母双亡却留下足够的钱,让他过着象牙塔中小王子一般的生活。**出身的林晰一次意外受伤,闯入了林萧然家躲避追杀,却对他一见钟情,事后林晰鸩占鹊巢,盘踞在林萧然家不肯离去,并一步步蚕食这个音乐小王子的生活,迫使他成为自己的伴侣,但是强硬手段能让林晰得到林萧然的心吗?文章帮派间的斗智斗勇,为了生存和利益进行的争夺是一大看点。在残酷的斗争中,林萧然的出现令冰冰的林晰也有了变化,他会对
其他连载5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烈日与鱼

烈日与鱼

丹青手
顾语真上高中开始就暗恋李涉,没有人知道。他放肆妄为,性格野,天之骄子,不缺女生喜欢,也从来放浪随性。她靠近,他懒散没所谓,懒洋洋告诉她,“好学生别跟坏人玩。”她知道他的性格根本不会喜欢她这种循规蹈矩的女生。他对女朋友很好,交往的每个女朋友,从来不翻脸,分手也从来不会闹得难看,因为他心里永远只有白月光,他根本不会在乎任何人。顾语真以为她也是这样,可这次分手,却闹得很难看,难看到所有人都来劝他高抬贵手
其他全本67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