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叶沉沙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那年晏朱明和江承夜刚刚过完十三岁的生辰。

江承平送了江承夜和晏朱明一人一匹马驹,要教他们骑马。

江承夜是男孩子,又正是仰慕父兄,整日里想着也上一次沙场的时候,学习骑马就格外专心用功。可晏朱明在江承平的面前束手束脚,每日都是娇花照影、弱柳扶风,学习的进度自然就远远落后于江承夜。

过完生辰到春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江承夜已经可以熟练地控制马匹了,晏朱明却还是小跑都困难。

到了鳞光池,江承平要参加春猎,便将江承夜和晏朱明两个留在池边,叮嘱江承夜照顾好晏朱明。

待他离开,江承夜立刻开启嘲讽模式:“你行不行啊!一个月了走路都不会!我下个月都要开始学习马上拉弓了!”

晏朱明横了他一眼,若非她要保持娇小姐的体面,她也早就学会了好不好!

“反正咱们贵女,出门都是有轿子的,骑马学那么精做什么?”

江承夜冷笑:“呵,好歹你还是梁王的外孙女,连马都不会骑,出门别说你是安阳郡主的女儿!免得让人笑掉大牙!”

那时候江承夜正处在变声期,声音跟个内侍黄门似的又尖又哑,嘲讽起人来伤害加倍。晏朱明气得想踹他,他却直接翻身上马,骑着马跑远了,一边跑一边转过身来朝她做鬼脸:“你追不上!追不上!”

晏朱明一生要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气!她心一横,亦是踩着马镫子骑上了马。之前因为江承平在,她不敢放开了手学,现在趁他不在,好好练一练,她就不相信能差江承夜那么多去!

晏朱明揪住了缰绳,按照江承平的教导夹紧了马腹,小马儿立刻朝着江承夜小步跑去。

江承夜见了,嘴角一歪勾出一丝狞笑,他用力一夹马镫,马儿奔跑的速度骤然加快。马鬃迎着风猎猎,他的发带也随风飘扬,奔驰在鳞光池畔宽阔的草地上,只觉得天地之间唯有他一骑绝尘。

晏朱明很快就发现,她在这方面的天赋确实勉强。她根本不敢让马跑得太快,也不敢下狠手去牵缰绳或是蹬马腹,所有动作犹犹豫豫,因此马匹的速度完全不受她的控制。

或许是瞧见了江承夜的马儿在撒欢,晏朱明的马很快也憋不住了,见晏朱明虽然不曾加速,却也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它逐渐加快了脚步,也朝着江承夜飞奔而去。

晏朱明只觉得周围的景物在疯狂地倒退,柔和的春风变得暴虐,拂了大朵大朵的柳絮往她的鼻子里灌。晏朱明最怕柳絮,但凡遇上便会喷嚏不止,在疾驰的骏马上,她根本忍耐不住,一连串的喷嚏把她的尖叫声都吞了。

她没有精力再去顾及缰绳了,抬手妄图抚去脸上柳絮的瞬间,她的身体失去了控制,朝着一侧倒了下去。

万幸的是,一个强壮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

晏朱明下意识地在那人的衣料上蹭掉了面上的柳絮,才从他的怀里扬起头来看他。

一张沉静如水,年轻却已自成威势的脸。

她并不认识。

她慌忙推开人,退了三四步远。匆忙间她扫了眼那人的衣饰,发现了东宫的暗纹。她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江承夜也发现了这边的变故,连忙掉头回来,下马跪倒在她一边:“见过太子殿下。”

太子眸色深深,问晏朱明:“你是何人?”

晏朱明的鼻子还在发痒,她低头捂着脸用力掐自己的人中避免失仪,江承夜只好替她回答:“这位是安阳郡主之女。”

太子笑得极其和善:“可受惊了?”

晏朱明捂着脸摇了摇头。

太子唤了侍卫来:“带江二郎和小表妹去安全些的地方,若再出事,唯你是问。”

侍卫颔首,晏朱明和江承夜便被带去了宴饮区,谈幼筠正在那里。见到是东宫的人送了两人来,她有些惊异,江承夜便把过程和她大致说了说。

不过是一个小插曲而已。

但是晏朱明自己知道,上辈子顾胥廷对她描述的那一场初见,完全不是这个样子。

他说,见到晏朱明的第一眼,是她从他的怀里把头转过来的一刻。

她那双大眼里,因为受惊而泛着点点泪光,是如此楚楚动人。她一直紧紧抓着他的衣襟,把脸埋在他的胸口,仿佛一只失去了庇护的幼兽。他健壮的手臂环抱着她,如同环抱着一捧娇软的梨花。

见到他是外男,她立刻踉跄了几步退了开去,此后便一直捂着脸。而她的脖颈和耳朵,却因为羞怯而涨得通红一片,似乎只要他轻轻一碰,就能滴下鲜血。

她就那样跪在春日青翠的草地上,膝前连片的雏菊摇曳,如同她这个人一样柔弱却又蓬勃。那日,派人送走他们后,他又让内侍去采了一大捧雏菊,想让晏暾转交给她。

但内侍送过去的时候,江承平也在旁边,他爽朗地笑了一声:“太子殿下好眼光,这些花,同我那娇小的未婚妻着实相配。”

那捧花,最后便没能送到晏朱明的手里。

前世的晏朱明一直觉得,自己因此事与顾胥廷结缘,或许是上天赐下的缘分。谁能抵得过年轻帝王的情话呢?

可如今的晏朱明只有一个评价:柳絮误我!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系统流小说】《龙王医婿》《1908大军阀》《穿成破产大佬妻》《给卫莱的一封情书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奈何她楚楚动人

奈何她楚楚动人

西柚99
鹿见青是南城商界最难缠的人物,凡事利益为先,就连婚姻,在一众联姻对象中,他挑的也是能辅佐他事业、杀伐果决的楚家大小姐。然而,领完证鹿见青才发现,他妻子是楚大小姐的双胞胎妹妹楚净。虽然脸一样,姐妹俩性格却天差地别,楚二小姐像只软绵绵的小兔子,...
其他全本45万字
想入媛媛

想入媛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