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云天书院】地址:yuntian1.com

一束不知从哪里射过来的光顺着圆孔打向祝清晏的脸庞,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光亮打了一道,一骨碌爬起来,侧着身子看了几眼。

这样的摆件并不特殊,状若圆柱,身上刻着复杂繁美的天龙,每隔几步便摆上一件。

祝清晏将手附上摆件,一点一点细细摸索。柱身的龙被刻成立体状,凹凸的手感也算正常,这便会混淆人的感知。

她将整个柱身摸了个遍,也没找到将圆孔转回的机关,她颓丧坐在地上,方才的关键步骤是哪里呢?

她扑腾两下,身子朝后倒去,伸手抓了一下桌角,但未抓捞,依旧连人带椅子翻了过去。

“抓桌角?!”祝清晏摸上桌角,摸到一凹进去的圆点,她尝试着往里摁了摁,并未按动。

也不对,按桌角里侧和柱身每个点都未有反应。

她想了一会儿,突然灵光乍现,双手一拍,“那尝试一下一同按!”

说干便干,祝清晏重新按进那凹进去的圆点,另一只手寻找柱身可按动的凸起点。

一个一个试过去,“咔哒”一声,圆孔转了回去,柱身那点凹陷进去,而桌角凹回去的地方恢复原状,和其他地方齐平。

祝清晏再次摸了摸桌角,毫无异样感,怪不得打扫祖祠的宫女们从未发现。

她左右打量,看向身侧整整齐齐摆着的两排摆件,起了念头,会不会不光这一个有机关。

正好怠于抄祖训的乐翎,猛然站起来,仿佛找到新的乐子一般,朝临近下一个摆件走去。

一圈摸索下来,她发现规律,并不是所有摆件都有机关,而是雕龙某只脚下刻着一只莲花的摆件才有机关。

而对应机关便在各自身旁的顶梁柱身上。

她将九个开关全部打开后,心满意足拍了拍手,四处打量着,并未发现周遭有何变化。

嗯?

还未打开最初那个机关!祝清晏忙不迭上前,如法炮制,将机关全数打开了。

“咔哒咔哒咔哒。”最中央那书桌左前侧两步远处的地衣随即塌了下去,她上前将那地衣掀开来,瞧见里面陷下去一块面积不大的隐蔽空间。

是一把铜钥匙,祝清晏拿起钥匙,左右打量一番,很普通的一把钥匙。

“只是为了藏一把钥匙么?一把用来打开什么的钥匙?”

她莫名想起最初倒下那一刻,圆环移动,朝着她直直打下来的那一束光!

祝清晏心里有了答案,她将其他的九个机关关闭,果不其然,一束光又直直顺着圆环打向身后墙壁的某个方向。

她抬步敲了敲那块墙面,是空心的!

下个问题来了,怎么打开这片空心的墙面呢?

祝清晏怔怔,这和儿时她和兄长玩的开盒子的游戏有些像,在盒面上敲一段简单的旋律,被暗藏着的声音接收机关捕捉到,盒子自然就开了。

她决定一试,试着在墙面叩出儿时那段简单熟系的歌谣。

曲终,不知何处响起机关转动的声音,随即墙面往外一弹,开了!

祝清晏拿出其中的东西,只一个盒子,她将钥匙往孔里一插一转,开了。

她抱着盒子坐在书桌前,仔细查看着里面的东西,盒子款式是她未曾见过的,好像,这样貌只在古书上见过。

盒子里有一本书,还有一封信,书质泛黄,却并未有大程度上的破损,而那封信,却破损严重。

她仔细展开那封信,上面的字迹已经瞧不真切了,且轻轻一碰就掉些纸渣,只余下落款,还认得些,写着“征和七年”。

“征和七年?”祝清晏对这一年记忆犹新,这一年便是兄长失踪那年,堂堂当朝太子下落不明,那年人心惶惶,帝后二人血洗一片人,才堪堪将此事镇压。

信无法再读,书却可以。

她小心翼翼将信放好,拿出书,自第一页开始读起,却也了解了一个惊骇世俗的关于祝家的秘密。

祝家人,天之怜惜者,也之惩罚者。凡显莲花印记的祝家人,均血脉特殊,承天道之运,也可祭其魂魄生生世世再无轮回,换所祭之人灵魂不散。

所祭之人,若是找到合适载体,便可长生,若是未寻到,则可沉睡生长自身血肉,再以后世显莲花印记祝家人之心头血唤醒。

莲花印记越完整、越清晰、越鲜明,则证明祭祀成功概率愈大,且祭祀可中断可叠加。

祭祀之法,便是将活人身上割伤,再放于火炉中淬炼四十九天,再将淬炼好的血精喂于所祭之人。

祝清晏看出一身冷汗来,她跌跌撞撞起身,拿起两镜子,一面对着另一面,随即翻开自己的衣领。

一朵鲜明完整清晰的粉色莲花印记赫然出现在镜子里!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何人无事,宴坐空山》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

鬼谷仙师
物品:雄鹰展翅图!介绍:唐府遗弃之物,唐寅闲暇所作……完整度:20%修复需消耗财富值:50W。——陈牧羽,一个普普通通收破烂的,本以为一生注定平凡,没想到脑海里莫名其妙的飘来...
其他连载646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
当维修工的日子

当维修工的日子

带刀
中年男人做了物业维修工,开始了他充满正能量的打工生涯…
其他连载90万字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九零年代之我的老公是矿业大亨

骨色弯刀
【狼子野心步步为营占有欲强攻x作精美人明星歌手受】方黎十九岁那年,他父亲卷走了矿上所有钱款人间蒸发,他被讨薪的工人围追,是身边捡来的秦卫东拼出一条命,带他逃离了那座灰蒙的大山。90年代,正值国家逐渐放开矿山资源开采的机遇期,两个少年从小镇走出,一无所有,年轻的秦卫东凭借卓越的头脑,步步为营,成为国企矿业集团的总经理,完成资本原始积累。在琴行打工的方黎也被星探相中,在即将完成音乐梦想之时,方黎怎么也
其他全本65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