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秒记住【云天书院】地址:yuntian1.com

神殿大门紧闭,大祭司和闵娘没了踪影。

望城乡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水混杂着粘腻的魔气令空气中都犯着恶心,在这种环境下,木剑从上空坠落,落在地上无声无息,却震动着谢衡之和施墨麟。

剑修的剑在某些时候确实等同于他们的命。

平时磕磕碰碰都要心疼好久,更别说这样落在不知是血还是水的污渍中,失去了原本锋利的颜色。

谢衡之与施墨麟一同赶过去看到的就是南岁整个人泡在水中的场景,她头发黏在一起,一条一缕的贴在她光洁的面容上,那双潋滟的眸子紧闭,她面上带着些痛苦,仿佛陷入了梦魇一般。

“衡衡……”

施墨麟突然连伸手去触碰都不敢碰,他怕用的力大了些,南岁就碎了。

“给我布一个防护阵。”

谢衡之毫不犹豫的用灵力化做利刃隔开手腕,灵力溢出,他把手放在南岁唇边,却只觉得一片冰凉。

“南岁,张嘴!”不自觉的,他的声音带上了狠厉,恨不得捏开南岁的嘴让她喝进去。

但是不管用,血迹顺着她的脸颊流入水中,血液落下的那处,长出了一颗草木。

谢衡之就不信了,沉声叫过施墨麟:“施墨麟,你过来掰开她的嘴!”

施墨麟闻言过来,捏着南岁的脸颊,手掌心的肌肤细嫩光滑,远远不像先前看着她那般坚硬强大,南岁年岁比他还小,只是修为比他高一些,施墨麟第一次对这件事有了实感。

他伸手把南岁捏成了小鸡嘴,在往常的时候他定会乐呵呵的笑话南岁,但在此刻他连勾唇的力气都没有,沉默的让谢衡之把血灌进她的嘴里。

好在谢衡之的血只要落入口中便可生效,这一番折腾没有白费,南岁周身杂乱的气息稳定下来,她苍白的脸色也在一点点变好。

谢衡之没喂太多,真让南岁甩开了喝等下倒下的就是他,此处到底凶险,他们还不知道为何南岁会变成这样,只能坐在一旁守着南岁,等他醒来。

谢衡之起身,将南岁的剑捡起,放在了她的怀里。

==

时间往前推移,在谢衡之和施墨麟离开后,南岁一剑封住青铜门,斩杀魔鸟之势格外英勇,引得不少修士抬头仰望,大大的减少了他们抵抗魔鸟的压力。

可大祭司嗑药以后简直强的超乎常理,他举着拐杖舞的虎虎生威,追着南岁和闵夫人打,南岁一时不察,被他当头敲了一闷棍。

闵娘及时出手将她解救出来,同时掐法诀直冲青铜神殿。

“把他老巢端了!”

自闵娘修成戾鬼以来,她一路修行较为顺遂,能被逼到如此境遇的也少有,脸上的温婉不在,她面容冰霜,头发暴涨,出手越发狠厉,处处封锁大祭司的动线,直至在最后一击,将他的结界直接打碎。

“啊!我要杀了你们!”

大祭司眼见最后的防护消失不见,没办法再当所有乌龟,气的双眼通红,只知道挥舞着拐杖乱杀。

暴怒之下的他完全失了理智,十击有九击不中,几下的功夫就被南岁和闵娘联手打得他失了还手之力。

直至——

“没用的废物!”先前出现过的那道声音再度出现,“你将那戾鬼带到神殿里,等我吃了她就可直接复生。”

“我主!”大祭司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算了,你将身体借给我,我自己来。”

下一瞬,大祭司整个人都与先前不同,明明还是那副即将入土的老翁模样,气势却暴涨,身上散发着一股腥臭到诡异的气味,那双布满白翳的眼底透着淡淡的红。

他将拐杖收起,负手与南岁等人对峙。

话却是对闵娘说的:“不若你将血肉借给我,我将你的仇人全杀了如何。”

闵娘冷哼一声:“你在放什么狗屁。”

她将血肉给了他,那她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朱獳也知道自己这番话只能进行哄骗,索性强硬出手。

他一出手便是极强的魔气袭来,黑雾试图包裹闵娘,却被南岁横剑立于前,她不惧眼前之人是谁,以蜉蝣撼树之态硬生生的抵挡住了朱獳一击。

闵娘甚至都习惯了她这股越级打怪的狂劲,南岁体内似乎有着无穷无尽的英勇和灵力,甭管什么大能妖怪,她都能过两招。

但也只是两招。

修为的不同犹如天堑,她挡住朱獳一招,随之朱獳觉得她碍眼,召出大祭司的拐杖,毫不留情的落下,将她捅了个对穿。

黑雾裹住闵娘,一同进了神殿。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我抢了男主救世剧本》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娘娘腔

娘娘腔

水千丞
人-妻C受vs二世祖渣攻,深度无敌狗血文,扛得住的都是条汉子~!老千一直立志要写出让人菊花一紧吐血三升却还欲罢不能的渣攻文,之前两部,其实都是伪•渣攻,这次老千一定要突破自我,勇敢进取,争取写出传说中的奥义真渣攻!!!那什么,之前追过老千的文的都知道,老千坑品顶呱呱,所以,放心跳吧。
其他全本59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温柔瘾

温柔瘾

美绿哔哔
【甜撩➕京圈➕豪门➕娱乐圈➕暗恋】【清冷撩人旗袍昆曲女神VS腹黑冷欲京圈大佬】棠梨十六岁时一袭昆曲水袖舞的名动帝都,被誉为昆曲小洛神人人皆道,除了傅家那位被称为玉面佛子阎罗王的傅九爷无人能配得上小洛神只可惜,傅家那位天性薄情冷血,甜软乖娇如棠梨若跟了他定会吃苦一夕变故,棠梨被送出帝都昆曲小洛神的名头也再无人提起。直到有一日,坊间传闻傅九爷在家中养了位小姑娘小姑娘爱穿旗袍,一袭水袖舞的堪比当年的昆曲
其他全本66万字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怎敌她软玉温香

怎敌她软玉温香

鱼山醉
提起乔沅,上京诸人无不羡慕她的好命。出生钟鸣鼎食之家,才貌都是拔尖儿,嫁的男人是大霁最有权势的侯爷,眼见一辈子都要在锦绣窝里打滚。乔沅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她做了个梦。梦里她被下降头似的爱上了一个野男人,抛夫弃子,为他洗手作羹汤,结果还被抛弃,最后在一个大冬天投了湖。梦的结尾,一个看不清面容的女人站在她的坟茔前,怜悯道:“夫人,你放心去吧,我会替你照顾好侯爷。至于小少爷,我找了一户人家,虽然以后不再
其他全本40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