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荷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第二日清早,就有许多百姓来陈家和卫家的米行门前排队。

姜明葵到时,已经快把两侧的街道站满。

陈满不知道在搞什么幺蛾子,陈家的米行到现在还没有开门。姜明葵想起他昨日的所作所为,倒也明白他想干什么。

陈满想要看卫家的定价。

不过姜明葵还真是好奇,她和卫霜凝商议今日每斗八十文钱。她们降了二十文,还把限量提高到两石,陈满会不会跟呢?

卫霜凝也到了,她今日倒是真的装扮得如同男子一般,不施粉黛,只是眉毛高耸入云,更显凌厉。

她正在写今日的米价,姜明葵走过去,卫霜凝正巧落下最后一笔。

姜明葵如昨日一般,将米价张贴在门口的木板上。

门口排队的百姓见了今日的米价和限量,面露喜色。

他们或是窃窃私语,或是一改愁容。

很快,第一个人便进来了。

门口的告示写得很清楚,这人也没有太过纠缠,付完钱便拿着一斗米离开了。

姜明葵却忽然叫住他,问道:“敢问阁下家中几口人,现居何处?”

他一一回答,姜明葵将此人信息记下,便放他离开了。

二十个人买得极快,姜明葵将木板上的白纸更换为“今日已售罄”。

卫家米行米价贴出来没有多久,陈家的米行也开张了。

她倒是好奇陈满的定价,便走到外面,看着那小厮手中的纸张。

上面写着:每斗二百文,限量两石,价高者得。午时过后另有一石,每斗两百二十文,无须竞价。

她们这边降二十文,陈满这边就涨二十文。

天甲却在正堂等她,他双手奉上一封信,是施重淞的来信。

他在押送从京中来的这批米粮,预计明日可到阳覃城中。

姜明葵眼底藏着笑意,轻轻看向卫霜凝,无声说:“补给到了。”

卫霜凝看懂了她的口型,轻轻点头。

今日有的玩了。

她们前两日限量一是要和陈满保持同步,一是要让陈满觉得她们这么做是要同他争利;二是卫元的存粮仅有六石,与陈满压价无异于以卵击石。

卫霜凝看向姜明葵,轻声道:“今日再放两石出去。”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你好啊!2010》《英雄联盟之电竞称神》《间客》《圣眷正浓》《原血神座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野性难驯

野性难驯

笼中月
又强又野黑皮受x外冷内热专一攻————炎炎夏日,庄绍中暑倒在陌生小路,睁开眼面前站着一个人。刚跑完步的孟野短发潮湿,太阳底下皮肤泛着巧克力光泽,看起来很像混混。“喂,病秧子,不要紧吧。”他蹲下,汗滴到庄绍脖子上。庄绍皱紧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汗擦掉,连声谢谢都不想说。又是一年夏天。学妹将庄绍堵在教室递情书,正好被运动完的孟野撞见。送走学妹,庄绍沉默,孟野脸色铁青地换衣服。“跑完步了?要不要我帮你
其他全本57万字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龙族:一人之下路天师

九九山人
路明非,有个弟弟叫张楚岚,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天师度,炁体源流,五雷正法,逆生三重,通天箓……”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回到龙族的世界。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龙,他要屠;爱的人,他也要护。如此才称得上健全!这力量,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讲明白前因后果,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
其他连载15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入骨温柔

入骨温柔

倪多喜
1.沈雁笙一直以为自己不喜欢陆景策,直到有一天听人家说,某集团大佬有意把自己的女儿嫁给陆景策,她当天晚上气得饭都吃不下,回房就锁了门。晚上陆景策回来,从书房拿了钥匙,开门进她卧室,坐到床边,俯身把她从睡梦中吻醒。她没好气地看他,他却笑得愉快,还好意思问:“吃醋?”2.沈雁笙和陆景策一直地下恋,主要是她还没想好怎么跟爸妈解释他们俩的关系,导致她爸妈一直以为她单身,擅自做主骗她去相亲。偏偏某人那天正好
其他全本31万字
予你

予你

阮呈
〈一〉还未正式踏入娱乐圈的柳沁音,就凭冷颜系长相在新生报到那天,吸引又一批学弟学妹,没过多久,她身后就跟一天然呆的甜软学霸。次次都被只想搞事业的柳沁音婉拒,乐清怡却始终坚持不懈,历经情场之坎坷,终于摘下这朵高岭之花。她们是初恋。爱的毫无保留。所以就连分手时,都分的比常人激烈,异常难看。〈二〉多年后,柳沁音在圈内混的风生水起,却在冠冕影后那晚,在面对各家镜头前情绪失控红了眼,甚至哽咽难言,众目睽睽之
其他全本135万字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帝师揣了死对头摄政王的崽

铜炉添香
嵇雪眠曾是一个嫁不出去的哥儿,生的美,性子冷,病体沉疴,谁家也不愿意娶他生崽。所幸,嵇雪眠入选国子监,一路升至内阁首辅,成为权倾朝野的帝王师。听说摄政王在南疆反了,嵇雪眠赶赴南疆,想把段栖迟押送回京,哪知道出师不利,一到南疆就被摄政王抢回了大营。俩人从小就针尖对麦芒,多年不见,再次扭打在一起,难舍难分。“雪眠,我想你了。”段栖迟吻着他的手指,俊美轻蹙:“你这么香……难道是个哥儿?”嵇雪眠甩手,面若
其他全本58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