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露嫣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顾倾颜仰着看着他,只觉得眼睛胀痛得厉害,痛得要裂开了!

他疯了吗?

他怎么敢在心脏种蛊?万蛊噬心,他是要让她心痛死?

“我本不想告诉你,但我希望你可以坚持下去。你信我的对不对?”封宴紧紧握着她的手往心口上摁,“你摸摸它,它因为你,永远会跳得这么有力。”

顾倾颜嘴角弯了弯,她不知道自己是想笑,还是想哭。

她这辈子的命,算是好,还是苦?

“阿宴,我饿了,我们吃饭吧。”顾倾颜抬手擦了擦眼泪,小声说道。

“好。”封宴立刻说道:“秋桃,快传膳。”

“是,陛下。”秋桃战战兢兢的声音响了起来。

午膳比平常要丰盛得多,都是顾倾颜爱吃的,她甚至还让人上了一壶酒。封宴很谨慎,不仅没喝一口酒,连水都是让刘公公单独倒来的。

“我又不会给你下毒。”顾倾颜好笑地说道:“你在怕什么。”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顾倾颜,这瓶药是假的对不对?真的那瓶还在你身上。”封宴从怀里摸出那只小白瓶,轻轻地放到桌上:“你答应过我的,一定会坚持下去,你不能中途反悔。”

“那我喝给你看。”顾倾颜拿过药瓶,仰头就往嘴里倒。

“顾倾颜。”封宴立马从她手里夺走了药瓶。

药水泼了他满手掌,风里立马弥漫开了一股清淡的花香。

“就是止疼的药,祈容临怕我喝不下,特地调了花香。”顾倾颜柔声说道。

“哄不了我。”封宴手一挥,把药瓶从窗子丢了出去,“打水来,朕要净手。”

招娣立刻端着水盆走了进来。

封宴把双手浸在盆里,里里外外地反复搓了好几遍,又令招娣把水倒得远一点,这才放下心来。

“传朕的旨意,不准祈容临靠近这里半步。”

他擦了手,把帕子也丢了出去,这才回到顾倾颜面前。

“你真英明。”顾倾颜看着他小心翼翼的样子,心里又酸又痛,她勉强挤出一个笑,埋头假装吃饭。

“我知道,月殒发作会很痛,但我心蛊养成,便能解了。”封宴单腿跪到她的面前,低低地说道:“不要听祈容临的,他脑子坏了。”

“好。”顾倾颜点头。

四目相对片刻,顾倾颜的手轻轻探进他的衣里,贴在他的心口上,小声问:“疼吗?”

“不疼。”封宴立刻摇头。

撒谎!虫子咬心脏,怎么可能不疼!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百炼飞升录》【今日看书】《千仞雪怀中签到,成为斗罗大反派》《极品前妻》《在综艺里反向带娃后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招惹偏执少年后

招惹偏执少年后

木甜
大雪夜,沈乔在桥洞里捡到一只能接听到未来电话的手机。电话里,27岁的沈乔告诉17岁的沈乔,她的妈妈不是亲妈,只是在路上捡到她,将她作为妹妹的备用血包养着。因为沈乔和妹妹都是熊猫血。不久之后,她就会因为和妹妹的矛盾,被赶出家门、发生车祸,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从此,她就再也不能跳舞了。27岁的沈乔还告诉她,去找隔壁班那个额上有一道伤口的男生。他很坏,很凶,看起来很冷漠。可是之后的十年里,全世界只有他爱她
其他全本33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八零对照组再婚后,逆风翻盘了

橙子棠
沈欢喜很倒霉,头婚嫁了个凤凰男,二婚嫁了个妈宝男。她忙着给家里挣钱,劳心劳力付出,对两个女儿疏于关心,不知道头婚时凤凰男背着她虐待孩子,也不知道二婚后妈宝男一直在女儿跟前挑拨离间。几经磋磨,两个女儿心受重创,自卑怯弱,还和她产生了很深的隔阂,以至于母女老死不相往来。再后来,大女儿因沙尘肺丢了工作,宁可去捡破烂谋生也不求助于她;小女儿患了肺癌,也不愿告诉她,最后因为没钱去医院,活活病死在破旧的出租屋
其他全本67万字
魏晋干饭人

魏晋干饭人

郁雨竹
这是一篇和相亲对象在乱世里为了生存而努力干事业的基建文,又叫《我在乱世搞基建》赵含章在相亲回校的路上遭受意外,一睁开眼睛就到了正混乱的南北朝,在这个秩序崩坏,礼仪道德全都喂狗的时代,却又有人不甘屈服于命运,向往着自由,乐观向上的努力着。
其他连载458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