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釜》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

灯火如萤,周镇察坐在光下,眉目更显深邃,却是移开视线,“回你的御马监去,我的事情,你管不了。”

陆雪逢手中的食盒便轻轻落在檀木八仙桌上。

“我不来,大人还能叫谁?旁人又信不过,周家的人身份尊贵,断不能在这个关头染病,小公子不够细致,看不住此处。而您身边的近侍若真可靠,又怎致让安家的细作混进锦衣卫里来?”

周镇察倏然抬眸,“我若死了,你这番表现不仅没用,日后还要害你性命。你是聪明人,当知如何趋利避害。”

陆雪逢却浑不在意,“我既来了,就不会让大人死。”

短短几日未见,这少年换了身衣裳,也似变了个人。或者说,他并未改变,只是不用再隐藏。周镇察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个做戏的能手,也对这宫里的生存的方法了如指掌,他的野心一经爆发,便再也收不回去,如今正淡淡地萦绕在他眼底。

而这种人虽万里挑一,却还唬不住周镇察,他拿捏起这样一个少年来,甚至不需多费什么心思。

“我怕你染病,就像你怕我死一样。”

“我不会。”陆雪逢淡声道。说罢,他解下面巾,丢在一旁,“这面巾戴与不戴也无甚区别,一样走风漏气。染不染病,全在天意。”

周镇察却厉声道:“戴上!”

陆雪逢没动。

“我看你是疯了,自寻死路。”

陆雪逢这才说:“我体质与常人不同,从不染病。幼时我住岐西,州里闹瘟疫,家家户户的幼儿全都染病,一旦染上,便没几个能熬过去,唯有我没染上。甚至偶然用了染病之人的茶盏,也没染上。我长到现在,尚不知风寒是何感受。”

这少年是一点都不畏他,趁他躺在床上下不来,也敢故意捉弄他一二。周镇察此番是强撑,思绪却不停,以致有些头疼,却还是道:“今天外面可有什么消息?陛下可有说观察使的事该如何?”

陆雪逢就道:“小阁老入了宫,应是与陛下商谈此事,晚些时候才听说此事要推迟,不过大人的病若迟迟不好,只怕这人选就要落在顾家头上。”

周镇察听罢,出声:“短短一个下午,你便什么都想明白了。”

“雪逢愚钝,生怕一个行差踏错,误了大人的事。”陆雪逢微微颔首,继续道:“让顾侯去仓西,是最坏的打算。这些日子,安家必定要想尽办法让大人再受些伤,雪逢会尽力替大人拦下,这府里也有暗卫,安家难以得逞。”

“若有万一,或是我一个月后还未好,你有何打算?”

“那也不能轻易放顾侯过去。那时就拜托大人替我升一升在御马监的位分,安家能用此招阻拦大人,我便也能将此招还到顾侯身上。”

周镇察眸光轻闪,默了须臾。

“不要动顾侯。”

陆雪逢就坐到一边,“不动顾侯,我也有办法。只是……为何?大人总不会是念及他征战之功,动他便心生歉疚。”

周镇察没答,他愈发觉着面前少年的老道似乎要高于他所想。而这少年也不藏拙,就那样将他的心机展现给他看,仿佛是想让他确信,他选了自己是件正确的事。

周镇察便好似无意,扫过他腰间的地方,直视着他:“你来这宫里,是为了谁?或者说,是谁害死了你哥哥?”

陆雪逢的眼眸便垂了下来,他知道周镇察查过自己,不过既迈出了这一步,他也无所谓让他知道些什么。

上峰用人,总要拿住些什么,这人才用得顺手。而周镇察这个时候提出来,就是在给他立规矩,不要随便揣摩他的心思。

陆雪逢这一回合败了,认输认得也彻底,“自是听大人的,以后大人指哪,我打哪便是。”

狗要牵绳,有时候人也需要。周镇察生来便懂得这一点,活到现在,手上的绳不计其数。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无所谓,她修无情道》《至尊仙朝》《流氓高手II》【海趣阁】《吞噬狂帝

山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和离之后

和离之后

碧云天
嫁入沈家七年,等着丈夫金榜题名时姜秀娘却被挤兑的和离了。她一直都是听话的孩子,活到二十二年都在为别人,这一次却想为自己活一次,拿着讨回来的嫁妆,带着家里的一帮哥哥们,靠着金手指把姜家村经营的有声有色。直到有一天,当朝首辅竟然要续弦娶她?想到刚入了翰林院还在熬资历的前夫,姜秀娘忍不住阴测测的笑了起来。PS:女主是本土女,突然醒悟的那类型,有金手指,很粗大。男主鳏夫和女主相差十几岁,古代大龄青年晚到的
其他全本59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
只要你

只要你

九兜星
‘双向暗恋|久别重逢’1,初遇陈忌,是八年前盛夏。周芙来小岛养病,在陈忌家小住。少年桀骜难训混不吝,顶看不惯这安静温软的乖乖女。最开始常蹙眉不耐:“滚,别烦老子。”仅是几月后,纨绔少年竟亲手学熬汤药。守在周芙床边,一口一口耐心地喂。少女归家前夕,陈忌清冷傲慢装不在意:“走了就别回来了,给我几天清净日子。”这一别竟是八年,周芙当真没再回来。2,再遇陈忌,他已是建筑界高不可攀的天之骄子,彼时周芙不过是
其他连载70万字
谍海王牌

谍海王牌

岩隐士
一个城府极深的刑警,莫名重生,总是隐藏在墨镜之后的双眼,观察入微,与细小处发现敌人的线索。在战线后方,展开殊死较量。
其他连载1091万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摊牌了我真是封号斗罗

昀瞳
[半无敌,休闲文,日更万+]许笙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越到了斗罗大陆!本想平平淡淡过完一生的他,直到武魂觉醒时才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武魂:九心血棠!由九心海棠变异而成,以血为祭,以魂润棠...
其他连载1000万字
娘子金安

娘子金安

荷风送
秋穗是老夫人身边的婢女,生得容貌娇美不说,还被老夫人养得十分大方得体。到了年纪,老夫人有意把秋穗送去五老爷房中。忠肃侯府的傅五老爷是个冷面阎王,空长了一副清俊的好皮囊,却不苟言笑,端贵冷肃,府中上下都怕他。年纪一大把(bushi),屋里却一个可心的人都没有。秋穗认真想了想后,决定还是算了。五老爷不是个疼人的,且她也不想做妾。秋穗赎了卖身契回了乡下,很快做主给自己定下了一门亲事。.傅灼多年来一直忙于
其他全本9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