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疑人Q小姐》转载请注明来源:云天书院yuntian1.com

“从凌峻到蓝洮,他们都是凶手。他们能获得现在的成就和地位,都是踩着很多人的尸体爬上去的。只要有人反对他们,发现了他们为非作歹的证据,就都会被他们除掉,毫不留情。”程珺娅一字一句的说着,声音很冷。

季安旸之前查过程珺娅的详细资料,在她三代的直系亲属里,没有人因为刑事案件身亡或者受到严重的伤害,连意外都几乎没有出现过。她从小到大住过的地方,和她上学过程中的学校都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唯一存在问题的就是程峙的死,程珺娅控制米沙羽杀的这些人,难道和程峙的事情有关?

他思索了一下她的话:“你是在为谁报仇?”

程珺娅听到这句话,忽然嗤笑了一声:“如果只是报仇,我有一百种方式可以让他们死。”

季安旸也很清楚,如果只是想杀人,没有必要控制一个人去做,因为这样既不能让自己逃脱半点罪责,也是一件风险极高的事,她没必要这么做。现在的这个结果,完全就是仪式大于目标的表现。

“精神控制一个人,让他去杀人。”季安旸脑海中有一道光闪过,他好像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但还不能确定:“你想告诉我们什么?”

“季队长难道不觉得这样的案子很熟悉吗?”程珺娅的目光在审讯室的灯光下忽明忽暗,仿佛一段电影画面的闪回,在他眼前将某个画面一遍一遍的重放。

季思源一直在查的那些案子,全都是精神状况异常者行凶,米沙羽在被精神控制之后现在也成了精神病人,那些旧案中的凶手,会不会也是被精神控制了之后,才做出那些杀人的举动的?

“是不是想起来了?”程珺娅的上身向前探了探,认真的看着季安旸的脸:“我一直在提醒你们,你们是不是也早就怀疑到这里了?”

季安旸有一瞬间觉得自己一直都在一个圈套里面,一直都在被人牵着鼻子走。但在那一瞬间他又忽然庆幸,自己所想的方向其实没错。而且有一些真相好像马上就要被揭开了,他在那一刻控制住自己心头一切不满的情绪,他也探身向前,紧紧的盯着程珺娅的眼睛:“你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想提醒我们的,究竟是什么?”

“你们不是已经查到了吗?”程珺娅目光丝毫不躲,就那么直直的迎了上去:“关于我的父亲程峙。”

“他是自杀。”

“他不是!”这一次程珺娅没有等季安旸说完就打断了他:“他是被逼的。”

“他是被谁逼死的?”季安旸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触到那些案子的核心了。

“我不知道!”程珺娅咬牙切齿的回瞪过去:“这就是我提醒你们的目的。”

“那你杀的那些人又是什么?”季安旸感觉到程珺娅说的事情,正在和他之前的推断一点一点的重合起来。

“他们是凶手,或者说是帮凶。”程珺娅的目光又阴冷几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买家。”

“买家?”

“我父亲是一名十分擅长催眠的心理医生,他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被胁迫用催眠的方式控制一些人,让他们去做一些事情。”程珺娅的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他是被什么人胁迫的?”季安旸眉头紧锁,程珺娅的话和他之前的猜想不谋而合,但却是那些他不希望是事实的事情。

“我不知道,这就是我用这种方法提醒你们,想让你们查的事情。”程珺娅瞥见姜珆犹疑的神情,嗤笑道:“我要是知道谁是幕后主使,恐怕早就被幕后主使杀了,哪里还有机会提醒你们去查这件事呢?”

季安旸按住了还想说什么的姜珆,依然冷静的问:“幕后主使胁迫你父亲让他去控制的都是什么人?又让他们去做了什么?”

“这些事情,季队长应该也早就猜到了吧?”程珺娅冷冷的笑了笑:“具体的人名单,那些人做了什么案子,我不清楚。但大概的案件形式都是这样的,季队长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姜珆听到这里,诧异的看向了季安旸。程珺娅的这句话,她怎么好像听不懂了?

季安旸没有理会姜珆疑问的目光,而是问:“十多年前的那些案子都已经顺利结案了,没有任何问题,早就存放于档案库的深处了,你怎么确定我能知道你说的都是什么案子?”

“你一直在调查那些案子。”程珺娅脸上忽然浮现出一种难解的笑意,让人只觉得背后发凉:“准确的说是你父亲在调查的那些他经手过的陈年旧案,你们一直觉得那些案子有问题,但什么问题都没有查出来不是吗?”

她停顿了一下,才看着季安旸说:“你以为我选在这个时候完成这件事是巧合吗?”

季安旸眸色沉了沉,他并不否认他和季思源查了那么多年的案子没有获得太大进展,确实是他们有失职的地方。他们也确实把那些十多年前的案子想得太简单了,而且明知道程峙的死有问题也一直没有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也根本没有想到那些案子会在这么多年后产生这样的结果。如果事情真的如程珺娅所说的那样,这一次死的那四个人确实是死有余辜,但这件事现在却不能这样评判。

“你现在来自首,是认为目的已经达到了吗?”

“我把我知道的事情都已经告诉你们了,我知道的凶手我也已经解决掉了,至于藏在最深处的那个幕后凶手,就只能靠你们了。”程珺娅探身向前认真的看着季安旸,一字一句的说:“我希望你们能让我看到那个人服罪的那一天。”她说完低低的笑了起来,明明声音很轻,却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姜珆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一边还在把她已经听不懂的供词一字不落的记录下来。她把审讯记录交给季安旸的时候,欲言又止的犹豫了很久,她也还是什么都没问。心中的疑惑太多,她连问都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问起。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沈霖然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云鬓楚腰

云鬓楚腰

白鹿谓霜
陆则矜傲清贵,芝兰玉树,是全京城所有高门视作贵婿,却又都铩羽而归的存在。父亲是手握重兵的卫国公,母亲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舅舅是当今圣上,尚在襁褓中,便被立...
其他连载37万字
婚后热恋

婚后热恋

泡沫红茶
一场乌龙,沈轻白错把钟廷晔当成了相亲对象。看着眼前英俊且矜贵内敛的男人,她忍不住内心狂夸了番老母亲,眼光终于正常一次。沈轻白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道:“你这行情,还需要出来相亲?”钟廷晔先是一愣,唇角微挑:“一直也不太好。”“......?”沈轻白不解:“这次是被家里逼狠了?”钟廷晔点头:“嗯,长辈们都挺在乎这事。”沈轻白了然:“既然如此,我俩要不凑合凑合?”钟廷晔抬眸仔细打量她一眼,眸光里压着笑,
其他全本40万字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表姑娘不想攀高枝

瓜子和茶
国公府来了位远房表小姐,生得是敏秀瑰丽,婉婉有仪,引得世子爷神魂颠倒,非要娶她为妻。国公夫人忍不住和弟弟抱怨:“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外室女,也配得上我儿子?”谢景明漫不经心说:“这有何难,尽快找个人嫁出去便是。”出门遇见过来请安的顾春和,小姑娘温柔一低头:“舅舅好。”娉娉婷婷柳梢头,春光澹荡不胜羞。这一刻,谢景明只想将这满庭春光藏起来,不给任何人瞧。顾春和自知身份尴尬,在国公府处处谨小慎微,从不肖想攀
其他全本58万字
私藏玫瑰

私藏玫瑰

芒厘
[正文完结。下本《你快点心动》求收藏][追妻火葬场,天降败给竹马,竹马yyds!]文案1江千宁被家里人从小宠到大,不知天高地厚为何物直到她遇到了陈寄白她年少时的欢喜,一不小心便落在这个清冷傲岸的男孩身上许多年可他不费吹灰之力却愣是把她的棱角摁平-江千宁从小到大想要什么有什么,陈寄白是她人生中的第一个求而不得那一年,她看着他和另一个女人告白,睁着泪眼看了好久终于,她背着手擦干眼泪,决绝地转身离开她不
其他连载54万字
第一夫人

第一夫人

君太平
如果你遇上一个粗鲁、野蛮、一身麻匪气儿的男人咋办?咋办?裹吧裹吧拖XX啊!如果你要死不死正好前途无量咋整?咋整?照样拖XX!【注:故事发生在另一个平行世界,这里的一切跟现实世界相同......如有地名雷同,纯属巧合。】
其他全本142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