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毛鹦鹉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云天书院yuntian1.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宴厅之外,无风城的街道上人流熙熙攘攘,谁都知道现在城主府内不是个善地,但谁都想探得一手消息,无数双眼睛盯住了那扇宏伟的大门。

而在几条街之外,有一处无人问津的府邸,乍一看普普通通,似乎只是萧瑟了一些。然而,这里是眼下人满为患的无风城唯一的一处清净之所。

这是,黑狱。

无数禁制层层笼罩,就连一只鸟飞过都会被击落下来。

黑狱最深处,永不见天光的地方,一位白衣修士猛地睁开眼。

有人来了。

闪烁着星星点点符文灵光的黑暗中,一豆灯火渐渐靠近。

雪色的衣袍在灯火映照下多了些昏黄色调,袖口金色的云纹在黑暗中格外刺眼。

当世最有可能以剑证道的修士。

易灵安眼神复杂地看着那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心中冰冻似的麻木骤然裂开了条缝隙。

几日前落尘原上的场景走马灯一般从眼前流过,那沉重如铅的天色,那些炸裂如烟花般的灵光,还有那阵冷到极致的长风。

那些在剧变中被下意识地封存起来的记忆,都随着这个人的到来而解封。

不管她想不想,她都无比鲜明地意识到,那个陪着她长大的人不在了。

她猜到她们或许会败,但却没有猜到死亡。

明明……

易灵安腾得站了起来,又倏然止步——太近了,禁制发出了耀眼的金光,她已经能感受到那过电般的刺痛了。

黑暗中的灵光下,来人显得愈发纤尘不染,近乎是一个幻觉。

算起来,她和倪霁只是陌生人,只在博望城外交了一次手。但那一次,她绝不会忘记。

她其实是有点羡慕倪霁的。如果……

一点怨恨陡然升上心头。她沉默许久才哑声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倪霁将手中的加持了符文的夜明珠放下,自己毫无顾忌地坐到了地上。

易灵安看上去不太好。昔日绛红的宫绦灵光黯淡,就和她灰败的脸色一样。

也是,这里是黑狱,进来的人都被封禁了全部修为,怎么能好呢?

况且,蒋瑛也身殒了。

蒋文卿,蒋客卿……

倪霁长长叹口气。尽管她对闻世芳有着近乎盲目的信任,但她不得不承认,眼下的情况有些棘手。

眼下城主府内的情形定然又是一片混乱,自落尘原一战蒋瑛陨落后,原本分散在青州各处的修者都往无风城来了,不管他们原先在何人麾下,此时都是将功折过、落井下石的好时候。

天南火不是白拿的。

即使闻世芳并不想拿。

于是,倪霁只是语焉不详地答道:

“有人可能要来杀你,”她顿了顿,补充道,“你的同门们都没事。”

“呵,想杀我的人多了,”易灵安神色稍安,冷笑一声,忽而一顿,奇道,“怎么,你不想杀我么?”

倪霁一怔,纳闷道:“杀你作甚?”

易灵安也一愣,沉默了下来。

她原本并不是想说这话的,那些话与其说是问句,不如说是泄愤。

她狠狠咬了一下舌尖,腥甜气蔓延开来,像是落尘原上吹过的风。

被封存在心中的悲伤陡然一点一滴地从裂缝中渗出,又被她再度咽了下去。

她不傻,那时谷主定然是和闻世芳做了什么交换。如果她猜的没错,应该就是天南火。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小说推荐:【笔墨阁】《我们结婚吧》《紫府变》《谍影:命令与征服》《亮剑之给孔捷当警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其他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小玲建军

小玲建军

空中云点
丈夫常年在外,寂寞儿媳和公公同一屋檐下,一场情感纠葛,伦理大戏。…
其他全本9万字
缔婚

缔婚

法采
项家败落,项家老爹从清明好官,一下成了人人喊打的贪官,项宜带着幼年的弟妹无依无靠、度日艰难。她寻来旧日与世家大族谭氏的宗子、谭廷的婚约,亲自登了谭家的门。此事一出,无人不嘲讽项家女为了算计、攀附谭家,连脸面都不要了。......谭廷从未见过这个贪官门庭出身的未婚妻,第一次知道她,便是她拿着婚书找到自家门前。谭廷不甚喜她,但也利落地认了这亲事。婚后,他们无话可说。他只看着她守着谭家严苛的宗妇规矩,晨
其他全本72万字
怀娇

怀娇

白糖三两
被誉为世家望族之首的魏氏声名显赫,嫡长子魏玠品行高洁,超尘脱俗,是人称白璧无瑕的谪仙,也是士族培养后辈时的楷模。直到来了一位旁支所出的表姑娘,生得一副祸水模样,时常扭着曼妙腰肢从魏玠身前路过,秋水似的眸子频频落在他身上。这样明晃晃的勾引,魏府上下早就看不下去了,好在魏玠是端方君子,对此只视而不见,不曾有过半分动摇。薛鹂年幼时曾被人相救,此后便倾慕那人多年,只是她出身低微,自然要使尽浑身解数向上爬,
其他全本56万字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烟火酒颂
穿越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池非迟被送进了医院。周二。医生:“明天周几?”池非迟:“周三。”医生:“咳,明天周五。”池非迟:“……”8月21日。医生:“明天几月几日?”池非迟:“8月22日。”医生:“咳,明天1月1日。”池非迟:“……”当所有人都认为混乱的时间是正确的,而其中一人无法正确辩识并融入其中,那这个人就是异类,就是病人!一入病院深似海,此生痊愈不可能。池非迟深吸一口气:“老!子!不!干!了!”
其他连载1519万字
我!清理员!

我!清理员!

鱼狱圄
“拿好,这是你这周的薪水。”抬手递了个小袋子过来后,桌后面翘着二郎腿的女人随手在小本子上勾了一下,随即头也不抬地挥手撵人道:“记得自己去报一下税……下一个!”“等等!”把小袋子里的钱币倒出来后,看着掌心八枚大的一枚小的,总共九枚脏兮兮的硬币,李昂不由得震惊地瞪大了双眼,恨不能当场扑过去和她决一死战。“该死的!我这周二才刚击退了妄图侵蚀世界的邪神!你个混蛋居然连救世主的工资也要扣?”
其他连载33万字
晚来雪

晚来雪

归鸿落雪
季家七公子纨绔风流,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直到他遇见了湛华。这人几次舍命护他,将他当眼珠子疼,季七公子活了这么年,头一次有人对他这么好。挣扎再三,季怀栽了。刚栽进去,便发现自己是湛华用来做药的药引子,哪怕一滴血都珍贵的不得了。季怀不信邪,心说假情假意谁不会,死也要拉上这个垫背的。【狗血版文案】季怀活了二十年,发现自己原来是鸠占鹊巢的“鸠”。他抢了真“季七”的身份、亲人,甚至连一身血都是对方的,两
其他全本31万字